人民网
人民网>>文旅·体育

彰显信仰之美 激扬奋进力量(展时代画卷  谱奋斗华章)

吴艳丽  马苏薇
2021-12-0305:08 |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小字号
咪乐|直播|官方地址 豪盛红木在制作“故宫系列”款式产品时,邀请了原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、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曹静楼作为造型顾问。

  延安宝塔(中国画)
  周一新

  夜行(中国画)
  纪连彬

  西柏坡——周恩来同志的旧居(油画)
  孙为民

  老红军(中国画)
  冯 远

  绿染大别山(中国画)
  何加林

  党的百年光辉历程,激发了广大美术工作者强烈的爱党报国热情和创作激情。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,各地美术家协会、画院、美术院校、美术馆等艺术机构,纷纷组织美术工作者重访革命圣地,追寻红色印记,以画笔描绘江山胜景、书写英雄故事,掀起红色写生热潮。

  艺术创作如何传承红色基因,彰显信仰之美?如何让红色精神浸润当下,激扬奋进力量?为回答这些问题,美术工作者在写生创作中不断探索。

  绘写红色胜景

  观红色写生系列作品,鲜活的气息扑面而来。这鲜活,既来自实地写生创造的新视觉形象,亦来自艺术家炙热而深沉的家国情怀。

  中国美术自古以来便注重以写生促创作。特别是在山水画领域,从传统的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到新中国成立后兴起的、旨在表现祖国山河新貌的“新山水画”写生,美术工作者在写生中升华情感、丰富视觉图式,推动中国绘画不断创新。如今,广大美术工作者继承这一优秀创作传统,再度以脚步丈量祖国大地,以笔墨描绘红色江山。

  透过画面,革命圣地新气象逐一展现。在广大美术工作者笔下,革命圣地的红色精神,同新时代的城乡风景和美好生活相融,使作品既呈现出厚重的历史感,也富有鲜活的时代气息。如范迪安油画《浏阳颂》、吴长江水彩画《岳西新貌》等作品,以生动的笔触为时代巨变写下艺术注脚。

  透过画面,红色基因代代相传。表现革命圣地,不只是客观描绘对象,更应凸显其所蕴含的红色精神。如范扬中国画《宝塔山》、陈湘波中国画《南湖红船》等作品,突出表现革命圣地具有代表性的视觉形象,强化革命圣地精神象征意义的表达,同时以兼具传统技法与时代审美的笔墨语言,巧妙处理历史与现实的关系,彰显红色精神薪火相传。

  透过画面,真挚情感令人动容。从上海中共一大会址、浙江嘉兴南湖,到江西井冈山、贵州遵义、陕西延安、河北西柏坡等地,在挖掘和利用红色资源的过程中,广大美术工作者经历了一次次精神洗礼,心中升腾起的情感,促使他们将自然之景升华为艺术之景,让红色气象浸润草木山川。

  “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”沉浸式的写生体验,激发了美术工作者的创作灵感。他们以艺术之思赋予红色胜景更丰富的表现、更深刻的内涵,让观者透过作品感受历史的厚重与时代的脉动。

  展现信仰之美

  革命老区的人物形象,是红色写生系列作品表现的另一项重要内容。从革命前辈到红军老战士,再到当代奋斗者,在塑造人物形象的过程中,美术工作者感悟初心使命,图绘信仰之美。

  塑造革命前辈形象,重在彰显英雄精神。与开展普通写生不同,美术工作者在红色写生中,通过参观、学习、探访等方式深入了解当地革命历史,在此基础上着力挖掘英雄人物故事,或描绘战斗英雄肖像,或刻画革命将士群像,借助人物形象高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。苗再新中国画《徐海东将军》、方土中国画《韩先楚——解放海南岛》、王辅民中国画《郑位三》等作品,以老一辈革命家形象为主体,将写生中的所见所感融入其中,使人物形象更加鲜活。尚可中国画《前赴后继》,卢志强、李浪涛、黄荣波、陈莉合作的中国画《悲壮的黎明——七里坪战役88年祭》等作品,则以群像塑造将观者视线拉回历史现场,刻画出红军战士不畏牺牲、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。

  塑造红军老战士形象,重在关联历史与现实。作为历史的见证者、战争的亲历者,红军老战士的形象塑造更易走近大众,引起情感共鸣。为凸显形象力度,冯远、唐勇力、孔维克等中国画名家,以更加纯粹、直观的肖像塑造,真实刻画人物的生命状态和内心精神世界,捕捉人物的精气神,不仅传递出情感温度,更展现了生命的厚重。这些肖像,真实感人,显示出强大的精神力量。

  塑造当代奋斗者形象,重在展现昂扬风貌。10余名云南美术工作者共同创作的巨幅中国画《走进大美滇西·探寻红色印迹》,以更加宏阔的时代视野,带领观众感受奋斗精神的传承——创作者立足历史与现实,将滇西大地上涌现的现当代英雄模范,置于群山环绕的美好场景中。画面上,王德三、杨善洲、张桂梅等不同时期的英模人物毅然伫立,梅里雪山、元阳梯田、和顺古镇等滇西风景名胜尽情铺展,民族团结誓词碑巍然耸立……笔墨丹青,尽显接续奋斗的蓬勃朝气。

  探求艺术新境

  “把红色资源利用好、把红色传统发扬好、把红色基因传承好”,既是红色写生的重点所在,也是其难点所在。通过红色写生,许多美术工作者对革命历史题材和现实题材美术创作有了新思考、新探索。

  立意深远,是红色美术经典的经验与启示。在红色写生中,美术工作者力求以巧妙的构思深化主题内涵。如许钦松中国画《仰望延安宝塔山》,将延安宝塔山置于远景之中,近景中马路上行驶的汽车则体现出时代感,旨在展现信仰的高远、历史的跨越。再如吴迅中国画《大别山的孩子们》,立足大别山精神和红二十五军的英雄事迹,以“少年强则国强”为主题,将红军小战士和当代少年置于同一画面中,以此呈现希望的延续以及大别山更加光明的未来。

  在红色写生中,美术工作者还着重创新表达方式,开辟审美新境。一方面,美术工作者在追求内容与形式相统一的过程中,努力探寻主题性美术创作的创新表现。如赵培智油画《出发》,选取红军战士在古银杏树下与老大娘依依惜别、准备踏上长征之路的场景——战士们将老大娘围在中间,蓝色的军服和金黄色的银杏叶以及画面背景形成强烈对比,人物造型简括,使画面既富有整体韵律感,也体现出队伍的秩序井然。另一方面,创作者不断以现场体验获得的灵感丰富笔墨程式。像何加林中国画《绿染大别山》,运用文人画的笔墨语言描绘大别山新貌,画面简静敦朴;陈家泠中国画《西柏坡》,以现代艺术语言将郁郁葱葱的山川融入历史空间,使画面富有时代气息。通过写生,美术工作者为红色美术创作注入了更充沛的活力。

  高潮迭起的红色写生,既为红色美术创作积累了资料素材、积蓄了创作力量,更深化了美术工作者的情感体验和精神体验,鼓舞其更好传承红色基因,以艺术之美续写时代华章。

  版式设计:赵偲汝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-12-03 08 版)

(责编:袁勃、牛镛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