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1850章 青帝的复刻

咪乐|直播|下载5i 报告同时提及,该区众多中小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在发明申请量上的贡献率有待提高,其中除酷狗、动景、优酷网等少数企业外,其他企业的发明申请量偏少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司马良那句“不许践踏我的尊严”,属实给夏天整笑了。

他的目光终于重新回到了司马良的身上,问道“吃过晚饭了吗?”

太阳在西边的地平线上面正在拉扯,并不是因为太阳多么的无私,而是因为西边地平线也是一个压榨太阳的老板娘,即便到最后一刻,也要榨干它最后的一丝余晖,群鸟归巢,林子里面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,饭桌就摆在树林里面,借着晚风的清凉,吃的别有一番韵味。

夏天加了一筷子鱼香肉丝吃着,看着对面的司马良没动筷子,催促道“吃呀。”

司马良尴尬的笑。

“南吴城的菜,不够辣?不够重口味?吃不惯吗?”,夏天将一根小米辣混合的茄子送进嘴巴里面咀嚼着说道“还是说家常便饭司马良先生吃不惯?你喜欢吃什么?西餐还是日料,韩餐还是高档食物,我吩咐厨房去做。”

司马良终于忍不住了,他身体一哆嗦,放下饭碗,又跪在了地上。

瑟瑟发抖地说道“夏总,您别这样,您越这样,我越害怕,您给个痛快话行吗?我这半年的时间,都在外面躲躲藏藏,我真的折腾不起来了,我真的怕了。”

夏天叹息:你们这些人怎么老是动不动就下跪啊。

嘴上这么说,夏天也没有管他,盛着汤问道“司马良,你今年多少岁了?”

“四十五岁了。”,司马良说完后自己骂自己:一事无成。

夏天喝着汤漱漱口点头讲“那你跟着司空神的时候,其实已经上了一定的年龄了,我在一本书上面看到过一段话,那段话是这么讲的,人越老胆子越小,明明有魄力和胆气就能够解决的时候,非要用唯唯诺诺的方式,不求一个痛快和刺激,但求一个稳定,很多人迈入你这个年龄,已经开始给自己准备后事了,简单点说,就是留一条后路。”

是呀,司马良赞同的点点头“我现在每天都是寝食难安。”

“人的情绪是跟自己的成就挂钩的,也许身价百亿的人不一定睡得踏实,但是一穷二白的人,他一定睡得像死猪一样。”

“那我宁愿睡不踏实,也想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。”,司马良反映很快的说道。

夏天瞥了他一眼“想好了,跟我合作,那就是破釜沉舟,为什么要用这个词语呢?对别的帮会来投奔我的人,我也许可以大度,很多事情可以既往不咎,但是对你,我要严厉一点,也许别人轻而易举能够完成的任务,你要付出很多,甚至性命。”

“我想好了。”

不需要他说,司马良也是下定了决心“我就跟着你,我要跟你。”

看着他脸上的态度坚决,夏天淡淡一笑,讲“别跪着了,上桌吃饭吧,我在飓风山这边承包了一片菜园,这些菜都是我自己栽种的,纯绿色食物。”

司马良上了桌,开始狼吞虎咽,夏天则是站起身走向了等着自己的沉戟那边。

“消息大多数属实的,我已经找天劫那边的内线都核实过了。”沉戟给夏天点燃一根香烟。

夏天没有说话,目光看着某个鸟巢上面。

鸟窝里面的小鸟们嗷嗷待哺着,等待着大鸟回归。

夏天看着笑出来“陆骸是谁带出来的?”

“去年的时候在月明酒吧还在看场子,有一天龙斗那边的人喝醉了闹事,他一个人把一群人全部都摆平了,算是锋芒初露,然后就跟了一个八线大哥,做事情很干脆利索漂亮,被龙斗看中了,去年年底就跟着龙斗,龙斗去美国那边处理家事的时候,皇者区那边也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都是陆骸很干净的处理掉了,他当时…还在上学呢。”

沉戟继续说道“毕业之后他没有回到皇者区,而是去迪拜选择读金融学深造,我们下的命令嘛,让他那时候想办法进入天劫。”

想起来了,夏天点点头“你觉得这样优秀的新时代人才,貘羽怀疑过他吗?”

沉戟低头略微思索的点点头“肯定怀疑过,但是我们资料处理很干净。”

“越是干净,就越是值得怀疑,他之前在南吴城也算是大出风头,貘羽稍微打听一下,就能够知晓一星半点,不要看不起星星之火,燎原的野火,通常都燃烧的不够旺盛,这枚棋子,该舍弃掉的时候,就要舍弃。”

沉戟听吩咐点头,然后说“倘若陆骸临时反水呢?”

“那是他自己的本事,我向来欣赏有本事的人。”

他这么说沉戟倒是相信,夏天一直都是一个爱惜人才的人,司马良这么有风险的人,夏天都敢用。

“混到今天这个时代的人,都不是傻子,但是通常都希望别人都是傻子,不要小看了貘羽的智慧,他这次拉拢的势力,跟以前的小打小闹那都是截然不同的。”,夏天说话的时候,鸟妈妈归巢了,带回来了一条肥美的虫子,几只小鸟同时拉扯着虫子,都想要吃一口,都想要早点长出羽翼,飞出这个地方。

看了一下短信的夏天说道“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想要先听哪一个?”

“好消息吧。”,沉戟讲。

“好消息是丧尸强那边给到了我信息,魔灵古堡开始有大动作了,似乎是在准备迁移,我猜测跟貘羽有关系,武战英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,也好,让他在敌人的内部,磨练磨练,我也让强子他们撤回来了。”

那么坏消息呢?沉戟又问。

“圆公子要加入貘羽了。”,夏天笑起来“确定加盟了。”

沉戟一愣“这不都是坏消息么?”

夏天笑,没有回答他,而是等待着手机的电话,果不其然电话响起,夏天让沉戟去交代给司马良的任务,自己拿着电话在山间小道上面散步“喂…老哥…不得不说,我们两重启合作,那是我万万没想到的,你看时代发生的事情,都是根据着每个人的动作随时变动的,谁也无法预料到在以后会发生,连你都算错了一步。”

旁边的拉斐尔慢慢的站起身,跟随在夏天的身后。

XXXX

“喂,小哥,过来,过来一下…”,血侯爷对着远处的保镖招招手。

保镖走过来有些不耐烦的问道“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我想要问一下现在外面的战况怎么样啦?凤凰翎的极狱五人组赢了吗?”,血侯爷的话让保镖冷笑一声“赢了吗?在我们的天门的大门口,我们还能够输掉吗?早就打完了,估计战场都收拾的差不多了。”

说话间,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移动了过来,保镖走过去跟那群人交接。

血侯爷虽然听不到,但是看着他们指着面包车,又齐刷刷的看了看自己,纷纷点点头后完成交接工作离开,血侯爷心里面一凉“我草,这莫不是要把自己带到那个山野老林里面,一枪干掉吧?看这个架势,好像就是这个样子的呀。”

心慌慌间,又是一群人过来送餐,还是毫无意外的豪华晚餐。

血侯爷已经没有心思吃了,他不断的对着监控器喊道“我要见余蓉,我要见余蓉。”

“他急了他急了。”,监控室里面一群人,像是观察野兽一样的说道。

余蓉正要出去,笨笨说道“别急,再钓一钓他。”

虽然极狱五人组的失败早就在意料之中,但是血侯爷还是抱着侥幸,此时此刻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,但是性命攸关的时候,他想到的只有自己,他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,不断的自言自语“青帝,把我卖了,他把我卖了,我不会就这样把我的性命丢在这儿,我要活着,神呀,不要怪我对不起你了。”

而另外一边,饱受折磨的青帝暗暗祈祷“侯爷,你一定要挺住呀。”

相比起侯爷那边的无人问津,青帝这边则是要热闹很多很多。

无数人都围绕着他,像是看动物园里面的野兽般,当然了,青帝的身体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,但是他的体能状况,却能够用夜宴的探测数据展现出来:青帝是一个将灵魂贩卖给神的人,也就是说,此时此刻他是一具没有自己灵魂的躯壳,他的思想中,被植入了一共三种人格:运动员、阴谋家、精神病人。

青帝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必须要热身,符合。

他有计策和阴谋,打不过会知道找到神帮忙,符合。

他的行为,很疯狂,像是疯子一样,符合。

遥欢说“他的精神空间,有一股特别强烈的磁力脉波,他就是通过这个方式,跟神联系的。”

请无心,无心到场后,用磁场能力,粉碎了青帝的这股脉波。

彻底的切断了他跟神之间的联系。

夜宴将分析出来的数据,以3D电子的方式展现在众人的面前:他一共有八种形态,初始形态叫做银镰,全身能够如同刀锋班的锋利,然后就是金鸟、爆热、炎神、战军、空猎、海侠、御帝。

乖乖,可以说海陆空,青帝是完全的全能状态。

青帝骄傲的冷哼一声“本来以为你们夜宴都是一群酒囊饭袋,没想到还算是有点真本事的,能够分析出来我的其他形态,但是你们以为,切断了我跟神的联系,知道我的底细,又能够怎么样呢?关于凤凰翎的秘密,我一句都不会讲。”

“给爷上烟。”,青帝喊道“像你们天门这种垃圾帮会,爷不知道过去打死了多少个,有点成绩就开始沾沾自喜,了不起吗?告诉你们,要么放了我,要么现在就给我上紫虾来,等我吃的痛快了,说不定会赏给你们店凤凰翎的情报。”

看着一群人吃瘪,青帝那叫一个爽呀。

墨玺从人群中走出来,看到了在外面挥手的台风。

“这个青帝是非常特殊的身体,他的后脑勺上面,甚至有一个US比借口,也就是说过去凤凰翎也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掌控青帝的身体资料的,简而言之,以夜宴现在的技术,还不如彻底的‘分析’青帝,但是有一个人可以。”

如果能够彻底的分析后,会发生什么事情?台风问,那边的夏天也听着。

“可以复制青帝。”,墨玺说道“批量生产。”

但是,墨玺话音一转说道“复制出来的青帝都是机器人,战斗力非常的弱小,想要一股以青帝为基础的强悍部队,真人最好,将真人变成跟青帝一样的祭品人,然后将青帝的数据资料导入进去,那就完美了,虽然可能不如青帝这样的强悍,但是一半实力,绝对有。”

台风讲

“刚刚不是说青帝有八种形态吗?涵盖海陆空,我想要打造出来一支海洋类型的战斗部队,将青帝的海侠形态导入进去,有可能吗?”

墨玺点头“可以呀,但是没有人平白无故愿意当祭品人。”

台风笑出来“不,我有。”

老子冰城区塞着两万天劫战士呢!

墨玺不知道风总笑什么,耸耸肩说道“但是风总别忘了一个前提,我们没有能够彻底分析青帝的人,我们的水平不够,我之前也说只有一个人有这个实力,那就是夜河星,但是…夜河星已经死了。”

也是,台风这边的信息给夏天共享的时候,夏天说“我来想办法,让夜宴按部就班的来。”

而这个时候,余蓉终于再次进入了血侯爷的办公室里面。

这一次,血侯爷没有任何的犹豫说道“我要将我知道的凤凰翎,悉数全部都告诉您,但是我有一个条件……”

余蓉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讲“想要活着是吧?”

恩,血侯爷用力的点点头。

“那的看你的情报够不够价值。”,余蓉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他。

绝对爆炸,血侯爷握着拳头龇牙咧嘴的说道“我知道,凤凰女和月下毁灭的秘密!”

XXXX

“您好,一份炒饭。”,南吴城某个街头,沉戟从摊位老板的手中接过来一份炒饭后,走进了一条小巷里面,饭店的后厨,伙计们将剩饭剩菜倒进垃圾桶后,一个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的女人急匆匆的跑出来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抓着东西就往嘴巴里面塞。

沉戟走近她说道“我请你吃晚饭行吗?”

这个脏兮兮的女人完全没有听到,依然狼吞虎咽,好像是聋子。

沉戟试探性的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突然像是惊弓之鸟般的弹射起来,一下子退出去离沉戟好远好远,眼神飘忽,嘴唇颤抖,目光透露着敌意的看着沉戟,而沉戟则是将晚饭轻轻的放在地上,举起手一步步的后退。

小巷的路灯有很多都坏掉了,沉戟站在一盏明晃晃的路灯下面默默的看着她,那疯女人像是野猫一样,打了打塑料袋,然后打开饭盒,用手抓着饭,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也许是吃的太急了,咳嗽了一声,无数的饭粒喷出来。

沉戟去给他买水的时候,没有注意到,在小巷的另外一头,一盏坏掉的路灯下面…

一个穿着天蓝色西装的男人站在黑暗中,同样也静静的看着疯女人。

“咳咳…”他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捂住嘴,轻轻的咳嗽了两声。

百度